<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
作者:劉俊 來源: 發布時間:2022-7-14 1:37:14
陸學善:中國晶體物理學創始人

   陸學善,晶體物理學家、X射線晶體學家。1928年畢業于“中央大學”理學院,1933年冬從清華大學研究院畢業后進入北平研究院物理學研究所工作,1936年獲得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他主要從事晶體物理學和X射線晶體學的研究與教學工作,是中國晶體物理學研究的主要創始人之一和X射線晶體學研究隊伍的主要創建人之一。

 

為學有所成而苦讀

 

   陸學善自幼家貧,周歲時父親因病去世,母親在蠶絲作坊做工,生活艱苦。由于勤奮聰敏、成績優異,陸學善深受老師和學校的賞識。1923年高中畢業后,他就讀于浙江之江大學,翌年進入南京東南大學(后改為“中央大學”)物理系學習。

   1928年,陸學善大學畢業后隨吳有訓到清華大學任助教。1930年,陸學善成為吳有訓的研究生。由于成績優異,他曾兩次獲得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乙種科學研究補助金。1933年,陸學善完成了題為《多原子氣體所散射X線之強度》的畢業論文,文章在《中國物理學報》第1卷第1期上發表,他也被選派出國留學。

   出國前,陸學善應北平研究院物理學研究所所長嚴濟慈的邀請,在該所任助理員。1934年夏,陸學善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物理系諾貝爾獎獲得者W.L.布拉格教授主持的晶體學研究室,從事金屬X射線晶體學的研究工作。在曼徹斯特的兩年里,陸學善夜以繼日、不知疲倦地工作。白天在實驗室趕做實驗,午飯就吃幾片面包充饑,晚上回家接著處理實驗數據。那時條件簡陋,連手搖計算機都沒有,在夫人的協助下,陸學善用從國內帶去的一個小算盤反復計算、仔細核對,僅計算用的數據紙就裝了滿滿兩柜子。

   1936年,陸學善以優異的成績獲得曼徹斯特大學博士學位,他出色地完成了Cr-Al二元系合金晶體結構的研究,創立了利用點陣常數法測定相圖中固溶線的新法,成為金屬物理學和X射線晶體學中的經典方法,一直以來被廣泛應用。

 

為我國晶體學研究嘔心瀝血

 

   1936年底,陸學善滿懷建立和發展我國晶體學研究的愿望返回祖國,次年初任北平研究院鐳學研究所(上海)專任研究員,主持X射線晶體結構研究工作。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1938年,北平研究院部分機構遷往昆明,鐳學研究所未及西遷,暫留上海法租界內繼續工作,陸學善奉命留守上海。

   回國后不久,陸學善曾向英國訂購了一臺制備合金的高頻感應電爐,貨到上海楊樹浦碼頭時,上海已經淪陷。為了保護電爐不被日寇清查沒收,陸學善與上海法國租界當局和英國方面反復交涉,幾經周折,才得以將電爐安然運回所里。鐳學研究所有57毫克鐳儲存在一支白金管內,為了免遭敵偽掠奪,陸學善以個人名義在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租用了一個保險箱,存放儲鐳白金管,使這一貴重的科研物資得以保全。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日寇占領上海租界,鐳學研究所受到監視,敵憲兵司令部兩次傳訊鐳學研究所負責人,陸學善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前去與之周旋,不屈服于強敵。

   抗戰期間,陸學善仍想方設法開展科學研究。他帶領章元龍,用X 射線研究熔凝石英的結構,研究結果在許多方面都不同于前人的已有研究,文章發表在1941年《自然》雜志147卷。同年,他們的另一篇論文《用背射粉末照相法精確測定點陣間隔》發表在《倫敦物理學會志》上,研究了使用背射照相機在測定晶體點陣間隔時可能出現的所有系統誤差,并提出了校正方法,給出了多種純金屬點陣間隔的測量結果,表明校正后的測量精確度可達五萬分之一,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在風雨如晦的至暗時刻,陸學善筆耕不輟,翻譯了普朗克的名著《力學概論》和《柔體力學》,以備將來抗戰勝利后育人所用。他還作為中國物理學會物理學名詞審查委員會委員,從事物理學名詞的修訂,最后匯訂成《物理學名詞》上海修訂本。

   1944年7月,鐳學研究所被敵偽接管。敵偽以高官厚祿利誘要挾,但陸學善不為所動,和楊承宗等人毅然撤退,不為敵用。他和夫人帶著孩子逃離上海,避居蘇州,直至抗戰勝利。錢臨照對其滿是贊譽:“學善同志在抗戰期間,身陷敵偽區域3年8個月,矢志忠貞、不畏強暴、不為利誘、大節凜然,發揚了我中華兒女的民族正義。”

   1945年7月16日,世界上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成功,國內掀起了核物理研究熱。次年,鐳學研究所開始籌備改組為原子學研究所。

   1947年10月,“國防科學委員會”與鐳學研究所簽訂合約,委托鐳學研究所研究各種氧化鈾之晶體差別與其構造,由陸學善負責。陸學善對鈾氧化物進行X射線衍射分析,測定了二氧化鈾的結構,部分成果發表在中國《科學》1947年第29卷。這一關于鈾氧化物的研究,成為我國后來開展核材料研究的前期基礎。

   1948年10月,鐳學研究所正式改組為原子學研究所,設于北平,其X光研究室改為結晶學研究室,仍留上海,由陸學善主持。同年11月,東北全境解放,全國軍事形勢發生根本性轉變,國民黨政權面臨崩潰。陸學善因參與發起成立進步組織“世界科協中國分會”,被國民黨特務列入黑名單險遭迫害。北平研究院下令結晶學研究室遷往臺灣,但是陸學善將個人安危置之度外,對命令不予理睬。他還和侯德榜、吳覺農等人多次秘密集會,商議如何抵制和挫敗反動派搶運物資的陰謀,冒著生命危險保護了科研資料和設備,有效地團結了在滬的科技界人士。

   1949年7月,北平研究院暫告結束。在這一時局動蕩、舉步維艱的非常時期,英國的朋友盛情邀請陸學善赴英工作,但他謝絕了友人的好意,毅然留在國內,準備為新中國的科學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

   1949年11月1日,中國科學院成立。1950年6月20日,中科院將“中央研究院”物理所和北平研究院物理所合并,成立中科院應用物理研究所(1958年更名為中科院物理研究所),任命嚴濟慈為所長,陸學善為副所長。一年后,嚴濟慈辭去所長職務,陸學善被任命為代理所長,并任中國物理學會常務理事兼秘書長。1955年,陸學善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

 

為科學事業奉獻至最后一息

 

   “文化大革命”期間,科學研究被迫中斷。即使被視為“反動學術權威”受到不公正的批判,經歷了抄家住牛棚,但陸學善從未停止工作。他不顧年老多病,以發展我國科學事業和培養青年人才為己任,在不能進行實驗的情況下,查閱學術文獻,編寫資料。他花了兩年多時間,仔細摘錄了國內外公開發表的150多篇有關釔鋁石榴石(YAG)單晶材料的論文,編寫了《激光基質釔鋁石榴石的發展》一書,1972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此外,他還舉辦了“相圖及其應用”講座。這些工作對從事激光晶體材料研制和相關工作的研究人員大有裨益。

   陸學善為人不茍言笑,治學嚴謹,在研究所以“嚴”聞名。他非常重視實驗工作,要求年輕人做實驗時必須嚴肅認真、一絲不茍。他常常告誡學生要著重基本功的訓練,親自示范指導學生實驗,譬如如何用蜘蛛絲制作顯微鏡目鏡中的十字叉絲,如何選用婦女的頭發絲粘制粉末試樣等等。每一個實驗步驟都要原原本本按他的示范模式操作,不得越雷池半步。所有實驗數據都需三番五次核實,要經得起任何檢驗。對于論文寫作,他更是要求字斟句酌,力求科學與文字上的完美。審閱學生論文時,滿篇都是批閱的紅字、紅劃,不放過一個錯字,不漏過一個標點。陸學善的學生解思深回憶自己求學時的論文《La-Ga兩元系的相圖》,正式發表前經老師一遍一遍修改,九易其稿,傳為美談。

   1954年10月,由于操勞過度,陸學善突發心肌梗塞,住進人民醫院。雖身患重病,他仍念念不忘研究工作。學生章綜前去醫院探望,見面后,他第一句話就是問工作有何進展。幾個月后,τ相晶體結構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章綜向在家中養病的老師報告這一喜訊。陸學善聽后興奮不已,連聲說:“太好了!這比我吃什么藥都好!”

   1955年,因健康原因,陸學善辭去應用物理所所長職務,一心撲在研究工作上,培養青年研究人才。1957年3月,應蘇聯科學院主席團秘書長托普切夫院士的邀請,陸學善抱病赴莫斯科參加蘇聯第二屆晶體化學會議,在會議上宣讀了論文《Al-Cu-Ni三元合金系中τ相的晶體結構》,得到國際同行的贊揚,為我國科學界贏得了榮譽。

   1978年9月18日,近完整晶體X射線衍射討論會在北京召開。開幕式上,陸學善不顧病體,堅持做了近兩個小時關于“晶體學與四個現代化”的報告。

   在報告中,他鄭重指出,“沒有足夠的合格的傳統材料,沒有合乎要求的并不斷在發展中的特種材料是不可能建設現代農業、現代工業和現代國防的”“材料科學的核心問題是晶體學問題,或者可以說,晶體學是材料科學的基礎”。面對長久以來我國晶體學研究處于被忽視的落后現狀,他大聲呼吁: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的需要,我們要充分認識到晶體學的重要性,給予人力和物力方面應有的支持。他還對學生們說:“在我有生之年,要親眼看到晶體學在我國生根、開花、結果。”

   從1954年突發心肌梗塞后的27年間,陸學善多次病發住院治療,得以延續生命。他對好友錢臨照說:“我的病和鄭大章先生的病相似,鄭先生病數年即歿,假使我的病生在解放之前,恐怕我的命運也和他相同。我衷心感謝中國共產黨,擁護社會主義。”

   1981年5月11日至20日,中國科學院召開第四次學部委員大會,這是“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次學部大會,盛況空前。陸學善滿懷振興科學的憧憬,扶杖與會。會議最后一天,陸學善在投票選舉之后,心臟病猝發,溘然長逝。他將畢生心血獻給摯愛的祖國和科學事業,直至生命最后一息!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所志辦公室成員)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22年6月刊 人物)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手机电影,国产美女高潮到喷出尿来,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dsO0
<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