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
作者:馮大誠 來源: 發布時間:2022-1-25 2:9:45
改革研究生招生和管理辦法 讓“嚴出”成為新常態

   前不久,《中國科學報》刊出《核心五問:研究生“嚴出”難在哪兒》一文,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

   為什么會有“嚴出”的問題呢?就是現在不嚴,博士、碩士的質量不夠高,有一些不夠格的研究生也順利畢業并拿到了學位。

   研究生的業務水平,并不像中學畢業生那樣,通過一次高考就能看出個大概。院系領導只能看到他們的考試成績,并不清楚這些研究生的實際水平。其實,對研究生的業務水平最有發言權的就是他們的導師。

   因此,是否能夠嚴出的問題,應當就落在這些導師的身上。

 

難言的苦衷

 

   如果進一步去探討這些導師為什么要“放水”,為什么不嚴格把關,你會發現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也是不得已才這樣做的,或者說他們不敢不這樣做。

   如今,高校研究生的心理問題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畢竟,我們的很多學生成為研究生太不容易了。他們中很多人為了考研,放棄了某些對于考研“不重要”的課程的學習,經過一兩年的復習,刷了無數考研真題,參加了諸多考研培訓班,最后才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成為了令家人驕傲、他人羨慕的“杰出人才”。所以,在能不能畢業的問題上,他們同樣“壓力山大”。而一旦遇到有可能讓“杰出人才”的帽子失去的危險,有些人的脆弱心理便經受不住了。

   由于研究生心理問題而造成的惡性事件現在時有耳聞。對于這些問題,研究生導師實在有些恐懼,因為一旦在自己的研究生身上發現此類問題,后果將難以想象:輕則影響自己的職業聲譽,重則擔心自己的身家性命。

   為什么現在導師們大多擁護要求研究生必須在相關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才可以畢業的規定?因為這實際上給了導師一個可以略微有點“嚴格”的“借口”,有了一個與學生之間矛盾的緩沖:“不是導師不讓你畢業,而是你自己沒有達到學校的規定”。

   要使導師能夠把關而少出問題,一個很重要的條件是導師要事先對他們的研究生有比較充分的了解。很遺憾,現在的導師對他們的研究生在作為研究生之前是缺乏了解的。只要學生報考了這些專業,考了足夠的分數,導師基本上不得不收這個學生。即使在復試的時候,就憑導師一個人往往也沒有否決權,有的導師甚至連復試也未必能夠參加。等到導師對學生有了足夠的了解了,生米早就煮成了熟飯。導師對學生的招收和管理都沒有什么權力,要求他們對研究生不能“嚴出”負責任有些牽強。

 

實行申請審批制 下放責任與權力

 

   怎么才能使學生不再為讀研究生經歷如此多“磨難”,也不再使導師對學生缺乏了解呢?

   在我看來,必須要廢除現在的考研制度,所有的研究生都實行申請審批制,讓導師成為最重要的審查者。在經過學校的預審之后,考生應當直接與導師聯系,由導師決定是否錄取。

   研究生的經濟待遇也由考生與導師自行商定,由導師支付給學生,當然學生學習和研究需要的費用也由導師支付。學?梢园蜒芯可慕涃M平均分配給每一位有資格招生的教師。每位教師每年分到的這些錢顯然不夠招收和培養一個研究生,所以,導師還需要籌措經費,沒有經費,也就不能招收學生了。最不巧的情況下,研究生讀到一半,導師經費耗盡,研究生也只好另謀出路。對這種風險也必須要有思想準備。

   學校應當把研究生的招收名額公平地分配給有資格的教師。這些教師有名額、有經費,就可以自主地招收研究生。

   如果導師認為研究生不適合在他的指導下培養,可以辭退研究生。如果研究生認為這些教師不適合指導他,也就可以重新申請到其他導師那里學習。而如果有研究生離開,教師手中有了空出的名額又有經費,他也可以隨時再招收學生。

   這樣做的結果是國家和學校有關部門省了很多事情,他們不必組織招生考試,其職責也需要轉化,一方面要控制總的研究生名額,更重要的是監督導師是否有違規甚至違法亂紀的行為。

   不過,我認為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在于,能使本科教學走上正道,F在的研究生招生考試已經成了第二個高考,它嚴重地干擾和妨礙著正常的本科教學。有些學校為了考研,放松了很多與考研無關的基礎課程和專業課程;而很多學生為了考研也放棄了不少課程的學習,使得本科的學習質量大步下滑。一旦取消了研究生招生考試,本科教學就能夠從考研的“緊箍咒”下解放出來。

 

摒除舊觀點 擁抱新科技

 

   在當前互聯網發達的時代,導師了解考生并不是什么難事。導師與考生只需要聯網視頻交談幾次,就完全可以了解考生的水平如何,是否達到了攻讀研究生的水平,是否滿足了導師的要求,是否符合導師的預期。與此同時,考生也可以借此了解導師的工作和興趣是否適合自己的要求。

   這是科技進步給研究生管理帶來新做法的可能性,而我們的思想卻往往保守落后,仍然死抱住過去的考試模式,以為這是永遠不可更改的。

   現在剩下的問題就是能不能相信高校的這些導師,他們會不會把不合格的學生、自己親朋好友的兒女招來充數?

   應當相信,絕大多數導師是不會這樣做的。導師們的學術地位不是輕易得來的,需要他們通過拼搏和毅力一點一點積累起來。導師招來一些不會做研究的人,不僅會白白浪費他申請來的錢,還會敗壞他的學術聲譽,這怎么可能呢?當然,極少數違法亂紀的人總是有的。這時候,就需要學校的領導和有關部門做好監督的工作,對于極少數嚴重違法亂紀的人,及時清除。

   如果把權力和責任都交給了導師,他們就能夠嚴格地管理,積極地指導研究生的工作。畢竟,這是拿了他千辛萬苦申請來的經費!

   而學生,也是必須要努力學習和工作的,以對得起他的老師。一旦出現了實在解決不了的矛盾,學生也容易選擇退出。

   過去有的研究生會“理直氣壯”地以為,這個研究生是我費了千辛萬苦才考上的,我就得畢業,不能畢業就好像天塌了一樣,這缺乏一種感恩的心理。如果研究生的獲得是與導師商量以后的結果,這又是拿著導師的經費,這種“研究生是我自己掙來的”的心理就顯然不同了。而且,在離開這位導師之后,他還可以聯系別的導師。

   研究生的離開,無疑對導師的工作有損失,但是空出來的名額,還可以再招一個想要致力于相關研究的學生。

   總之,要想做到真正的“嚴出”,必須在研究生的招收和管理上做出大的改革,切實改變如今研究生導師沒有權力也不用負責的狀況,要使研究生導師有權力,有責任。這樣,真正的嚴出才有可能實現!

(作者系山東大學教授)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21年12月刊 教育)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手机电影,国产美女高潮到喷出尿来,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dsO0
<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