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
作者:記者 唐琳 王肖成 來源: 發布時間:2020-6-8 14:24:39
上海藥物所副研究員程曦:始于熱愛 一往無前

  近期,全國多地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危難時刻,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以下簡稱上海藥物所)“勇于站出來、勇于挑擔子、勇于突破技術難關”,以“三個勇于”積極尋找抗新型冠狀病毒的有效藥物,踐行上海藥物所“出新藥、出好藥”的初心和使命。

  感人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這些藥物所人用平凡的身軀,迎戰猖狂的病毒,在這場抗疫阻擊戰中,弘揚科學精神、愛國精神、拼搏精神和奉獻精神,傳遞了溫暖與正能量。

  這其中,就有上海藥物所藥物發現與設計中心(DDDC)副研究員程曦美麗而堅決的身影。

 

始于熱愛

 

  85后的程曦是上海藥物所藥物發現與設計中心一名年輕的科研工作者,主要從事藥物科學基礎研究和新藥發現。

  在周圍人的眼里,程曦從小便是一個嚴謹、執著、內斂的尖子生。她的父親說:“小姑娘適合學醫學藥,好找工作,還能給社會作點貢獻。” 

  于是,高中畢業那年,程曦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填報了老家武漢的華中科技大學藥學系,從此開啟了自己的藥學研究生涯,至今已經整整14年。

  在很多人看來,實驗室的工作是枯燥乏味且異?嗬鄣,但在程曦看來,科研讓人沉迷。對她而言,一臺臺精密的研究設備不僅僅是冰冷的儀器,更是她親密的伙伴,陪著她一起成長。

  “可能我更喜歡探索那些未知的領域,用新的思維和方法去分析問題,有挑戰性的工作做起來才有意思。”程曦這樣說到。

  也正是出于這樣一份強烈的求知欲和熱愛,2016年,程曦加入了上海藥物所,正式成為一名藥物所人。

 

行于責任

 

  今年春節期間,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全國多地發生。程曦和愛人剛剛抵達廣西,便收到了上海藥物所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藥物研發的攻關任務。

  其中,程曦的任務是利用計算機,從所有已知藥物(或化合物)中盡快地篩選發現可能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化合物。

  這一攻關任務可謂時間緊、任務重,同時還需要大量計算資源,這讓身邊只帶了一臺筆記本電腦的程曦犯了難。

  關鍵時刻,藥物發現與設計中心和信息化管理處的老師和同學們迅速組織了所有能開展遠程計算的資源和機器,群策群力協助程曦開展攻關工作。“大家一起努力,沒有什么問題不能解決。”程曦表示。

  于是,從這一天開始,程曦便開啟了全天居家辦公模式。從白天到黑夜,一間書房、一臺電腦,組成了她的臨時辦公室。疫情緊急,刻不容緩,服務器24小時不停地運轉,程曦也不舍晝夜地工作著。

  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老家在武漢的程曦,每日都通過身邊的各種渠道了解疫情發展,并通過電話告訴生活在武漢的父母,如何做好基礎防護,哪些謠言不要相信,哪些地方千萬不要去……電話的兩端,連接著一個獨生子女對家人的焦心和思念。

  然而程曦從未過度沉溺于這些情緒,因為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斷有化合物的信息通過網絡傳遞過來,她需要通過分子對接技術對這些化合物進行初步篩選,發現有望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候選化合物。

  由于正值寒假期間,課題組內人手緊缺。幸運的是,越來越多的科研工作者自發加入了程曦所在的攻關團隊。

  藥物化學研究室的柳紅課題組和沈敬山課題組,毫無保留地分享了組內正在研究的抗病毒化合物;上?萍即髮W的饒子和/楊海濤課題組,用最快的時間解析了新型冠狀病毒靶標蛋白的晶體結構;同樣來自藥物發現與設計中心的許葉春課題組,日以繼夜地檢測候選化合物活性……

  大疫當前,科研工作者們不分彼此地分享協作,就好像一支分秒必爭的接力賽隊伍,每個人都拼盡全力地沖刺著。

  得益于大團隊的協同合作,不到兩周的時間,他們便解析出了初步的數據,發現了多種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3CL水解酶候選化合物(包括一些老藥和天然產物),為抗病毒藥物的研發作出了貢獻。

 

甘于奉獻

 

  “求實、創新、協作、奉獻”,這是上海藥物所的所訓,也是程曦剛加入藥物所時,在新員工培訓課程上銘記于心的一句話。只不過對于剛剛入所時的程曦而言,這無非就是一句口號。

  然而,在此次應急攻關團隊的工作中,當廣大科研工作者的努力和奉獻如溪流匯聚成大海時,程曦第一次感受到了這句話所承載的力量。

  短短八個字,克制而凝練,背后卻包含了多少無法言喻的情感和故事。

  至今仍堅持在科研攻關一線的程曦說,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身在武漢的父母。除了每天的一通電話,她應該做的、能做到的,就是將所有的這些情感轉化為工作的動力,為抗病毒藥物研發工作盡一份綿薄之力。

  當被問到“疫情結束后,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時 ,程曦的回答簡單卻又深情:“可能想回武漢一趟,摘下口罩,去抱一抱爸爸和媽媽。”■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20年2月刊 縱橫)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手机电影,国产美女高潮到喷出尿来,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dsO0
<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