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
作者:本刊記者 易蓉蓉 來源:科學新聞 發布時間:2013-6-26 18:33:56
趙文津:必須堅持地塊運動與活斷層調查研究

 
在趙文津看來,要深入認識大陸地震發生的條件,必須通過認識巴顏喀拉地塊的運動與周邊地塊的相互作用來實現。
 
2013年4月20日,一場突如其來的強震,一場位于龍門山地震帶的災難,再度讓四川猝不及防。
 
近日,中國地震局地震預報評審委員會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趙文津接受了《科學新聞》專訪。
 
斷裂帶漏報
 
“每年通過專家評審后向國務院上報的地震預報意見,準確率很低,重大的地震危險區一再漏報,預報來預報去的結果與不作預報的結果差不多。汶川地震、玉樹地震、蘆山地震都沒有預報出來,造成了巨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我國地震預報工作應當好好改進。”
 
趙文津開門見山。
 
2012年12月,2013年地震預報會召開。然而不到半年,蘆山地震發生,卻又恰恰在重點監測區之外。
 
“這是為什么?很需要大家冷靜地客觀地反思再進行研究,哪里出了問題,以尋求改進預報工作。要撇開追問行政責任,如果將兩者糾纏在一起,則不可能深入探討下去。”趙文津目光如炬。
 
龍門山地處巴顏喀拉地塊東邊界,西邊是巴顏喀拉,東南方向是相對比較堅硬的四川盆地。目前,學界公認的觀點是板塊推擠導致巴顏喀拉地塊運動受阻形成斷層。
 
1950年以來,沿龍門山斷裂帶及鮮水河斷裂帶地震不斷,隔一段時間就要有一次地震發生,規律性很明顯。在印度次大陸持續北推下,巴顏喀拉地塊持續向東運移,使巴顏喀拉地塊的周邊成為地震多發地帶,最近幾次大地震都是發生在這個地帶。
 
板塊相互作用
 
多年來,趙文津一直致力于研究巴顏喀拉地塊的形成演化。在他看來,要深入認識大陸地震發生的條件,必須通過認識巴顏喀拉地塊的運動與周邊地塊的相互作用來實現。
 
巴顏喀拉地塊位于東昆侖山與南部的金沙江縫合帶之間,可以分成東西兩大塊,東部則以松潘-甘孜地塊為主。地塊的地表層是以三疊系海相復理石沉積為主,向下直到二疊系,石炭-泥盆系也是海相地層,這些地層沿鮮水河斷裂已有發現。
 
地震探測表明,三疊系海相復理石沉積有10~14千米厚,這是地塊西部調查的結果。而松潘地塊的深反射地震,探測得出6~7秒雙程反射時間深度(約為20千米以下)有一個強烈反射面,估計與海相地層底界面相當,或與其下面殘留的大洋殼頂界面相當。
 
在東部龍門山斷裂帶南部還分布有巖漿巖體和變質雜巖體,這些巖體力學性質與海相地層的巖石力學性質有很大不同,對地震的發生有很大影響。
 
除了研究巴顏喀拉地塊的形成演化,趙文津堅持認為進行活斷層調查至關重要。
 
地震發生,其實是沿著活斷層以及相應的活動構造體系發展與轉移的,這是地震預報的基礎性工作。趙文津說,汶川地震以后,國內進行了多次活斷層調查,而這次蘆山地震發生后,又開展了多項有關活斷層的調查,提出震源與斷裂的關系。
 
“震源是在幾千米到1萬米的深部,僅僅在地表調查是弄不清深部震源點所處的斷層與巖性情況的,按照地表產出向下推測其可靠性是很差的。其次汶川地震、蘆山地震以及以前的松潘地震沿龍門山斷裂帶都有活動,但情況會有很大的不同。我們需要有更為精細的地殼深部十幾千米處構造的探測技術方法。”■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3年第05期 調查)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手机电影,国产美女高潮到喷出尿来,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dsO0
<code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code><noscript id="qqkkc"><small id="qqkkc"></small></noscript>
<code id="qqkkc"><xmp id="qqkkc"><code id="qqkkc"></code>
<samp id="qqkkc"></samp>
<center id="qqkkc"></center>